濒危物种甜甜

原创世界观箱庭世界
更新自家OC相关
微博@濒危物种甜甜

Q:想问问老师是怎么设计出来这么多、这么可爱细致的衣服的?☆o(≧▽≦)o

其实我画的衣服都是基础款!(简单的裙子裤子上面加装饰)

看到过厉害的老师说可以去淘宝搜索想画的衣服!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!

Q:大概又是一个奇怪的问题233图鉴编号是怎么确定的,为什么有的角色很早就有人设图了但是编号很靠后啊?

华生!竟然被发现了

其实除前141号,后面的编号不是产出编号,只是我画户口本的时候为了统计数数用的

(所以后来写设定都不带编号了,总是会变)


有两张漏的(不是自家)

事实证明在提问箱点图是催更的最好途径

花了几天回答这个问题,其他问题会在明天慢慢回答的!

Halla Valtameri

芬兰人

因为先天性声带损坏,只能发出类似海豚叫声的声音。用手语或文字与人交流,更多时候喜欢安静地独处,除了亲人外几乎没有人听过他的声音。

小时候曾在海边溺水,被一只粉色的海豚救起。从那之后,海豚一直在他落水的近海范围游动,只要Valtameri下水就会跟在他身边,大家管她叫做珍妮。珍妮很亲近Halla,似乎把他当做恋人,但Valtameri对珍妮的感情和对待如同家人一般重要的宠物是一样的。

那次溺水时,Valtameri总觉得自己在深海之中曾经听见奇妙的女性的歌声,从此他迷上了海洋,总是潜水前往那个神秘而危险的场所。但无论怎么寻找,他都没能再次听见那个声音,那里往下望去只有深邃的黑暗。

因为外貌姣好,总是忧郁地眺望窗外海面的他,被女生背地里叫做“小美人鱼”。


Valtameri在之后从事潜水作业员的工作,曾担任芬兰某片海域的潜水引导员。因为在一次营救作业中表现优异,被邀请负责水下刑事调查员工作,协助推进和完善水下犯罪调查课程。

某次自杀案件中,Valtameri在那片水下找回了那个孩子的笔记。实际上所有人都在期待找到能揭露那个显而易见的凶手的证据,孩子却在笔记中选择沉默、证明是自己放弃了未来。最终没能定罪真正带去伤害的犯人,Valtameri也放弃了调查员的身份,凭借着过去的经验担任某项工程的饱和潜水员,开始着手海底实验室的物种采集工作。


与其他人在深海密封环境中容易产生心里负担不同,Valtameri反而在实验室中感到安心,用他的文字形容,“就如同在秋日密林中,燃着篝火的木屋一般”。

像日记里的画的那朵花一样,他开始随身携带一束蓝色迷迭香的永生花,别在贴近胸口的位置。水中记录板和潜水刀上也刻有迷迭香的花纹。

 

某次回到浅海潜水时,他发现有人在远处溺水。Valtameri迅速地向对方游去,凑近才发现竟然是那个案件中自杀的孩子。

在那天奇异的波浪间,一切事物变得如旧日胶卷一般宁静而缓慢。他第一次体会到同事们口中,处于海洋深处的那种静止的怪异感。

思考的时间被油画似的海面拉长了,他终于到了那个孩子身边,将她送回海岸。

之后,Valtameri感到自己被某股力量拉扯,他静静地、静静地看着天空离自己远去,海水慢慢挤压着身体的每一根骨骼、直到它们如气泡一般破碎,他仿佛又听见从那深处传来歌声。

 

Valtameri沉入了魔女的海域,Nautiloidea爱上了他,祈求拥有禁忌法术的另一位魔女将他复活。但她无法和他在一起,于是希望作为自己的替代的鹦鹉螺,能成为他的恋人,拥有她无法实现的爱情。

魔女同意了,以Nautiloidea的悲伤,和某人的爱为代价,复活了Valtameri和空壳中的海螺,将他们一起送回了人间。

 

恶劣的魔女并没有告诉Nautiloidea,那具身躯中早已不存在灵魂,而是将空壳、玻璃、记忆和干花的灵魂搅拌在一起,恢复成似人非人的生物。而作为替身的鹦鹉螺也是由悲伤、海雪、外壳和其他海螺的灵魂混合在一起组成的。

某人的爱成为另一道魔咒的材料,将两个杂糅的灵魂捆绑在一起,诅咒他们永远相爱。

 

他们回到那片海域,从水面上苏醒过来,和对方相视并相爱了。鹦鹉螺在那日的第一缕阳光照射下融化,但Valtameri完全不在意她的样貌,将她融化后的躯体收集起来。

寻找了Valtameri很久的珍妮立刻游到他身边,但由于鹦鹉螺对这份情感的不满,Valtameri将身边的石子扔向珍妮,把她赶跑了。

在那之后,珍妮只敢浮在远处的海面上,眺望着他。

 

Valtameri为两人重新建立了居所,和过去的所有人不再来往。他放弃了潜水,成为一名雕塑家,在寒冷的日子将鹦鹉螺雕刻成人形,让她能够自由地活动。

在那个镇子上,他和她会在雪天出行,形影不离。许多人都知道那个奇怪雕刻家的冬日妻子,也知道他们会彼此相爱,直到灵魂消耗之日。

鹦鹉螺

由悲伤,海雪,海螺的灵魂和外壳碎屑组成

头上的不是蜡烛,是浮游生物、无机物及黏液等组成的海底的白雪

被魔女诅咒和halla(替身)永恒地相爱

在寒冷的日子,能够被雕刻成人形

和halla一样无法说话

朝生暮死的魔女—Lyubov

身上的皮带是罪人的证明,罪证是研究出了复活的魔法

实际上她可以将灵魂拉回,但是总是不那么做,而是将灵魂的碎片和其他东西重组,如果再次死去就会变成游荡的鸦

性格恶劣,只为了自己的乐趣行动,会假装使用复活魔法,实际上重组了很多掺杂杂质或者根本就是赝品的灵魂

乐于看见他人对赝品感到欣喜的样子